你看那個台灣帥哥

這次來講一個,發生在幾年前的小故事。

約莫是五年前吧,我到北京清華大學參加一個科學營隊。那個營隊是這個樣子的,主要的參加對象是來自兩岸四地的高中生。每一個行政區都有一定的人數限制,恩,有點類似遴選這樣。比方說像台灣總共派了40個人,香港派了40個人,澳門派了40個人。大概就是這種模式,總之,在那個活動中,可以看到來自各個省分的高中生。雖說如此,但其實彼此間最熟悉的還是來自同一個行政區的朋友。

活動裡,我和兩個的男生特別的熟。一個來自台北市,看起來酷酷的,我們都叫他『酷哥』。另一個來自台東高中,也許是生活區域比較純樸的關係,他看起來特別的憨厚,我們都叫他『小弟』。至於我呢,算是裡面話比較多的,硬要講的話,差不多就是小『話』家吧XD

也許你會想

『咦?我們這三個人,是怎麼湊在一塊的啊?感覺個性好像也差滿多的。』

是這樣沒錯,一個酷酷的,另一個憨厚老實,最後一個則是滿愛說話的。怎麼想,都不太會是成為很好朋友的那種,對吧?

不不不,這樣講就錯了,其實還是有的,咱三個人最大的共通點就是

『大家都是念男校的。』

這種情感很奇妙,有點類似共患難的感覺。

基本上,在一群高中生當中,你只要稍微留意一下,很快地就可以發現到底誰是念男校的。

咦?怎麼說呢?

是這樣的,雖然很不想承認,但真的不得不說,念男校的男生在跟女生溝通上是有些代溝的。看到女生頭就會低低的,說話就突然不是那麼流利,視線不知道往哪擺……至少,在當時是這個樣子的。總之,因為這樣鮮明的特徵,我們在偌大的人群中,引起了共鳴,關係自然就特別的好。

印象很深刻,故事發生在活動的最後一天。前面也提到了,這個活動算是滿盛大的,畢竟參加的同學遍及了整個兩岸四地。所以,北京清華大學那邊,在活動的最後安排了一個結業典禮。更特別的是,他們有安排幾個參加活動的高中生表演一些家鄉的特色。

  • 好比說,有些來自少數自治區的同學會表演他們民謠啦。
  • 或是跳他們族裡特有的民俗舞蹈,大概就是這樣的概念。

老實說,絕大多數的活動咱們都沒什麼看。畢竟都活動最後一天了,跟著身邊的朋友聊聊天可能更具意義一些。然而,有一個表演,卻不是這樣的。

『ㄟㄟ,你們快看阿,快看前面阿!前面!』

酷哥的聲音打斷了我和小弟的談話,聲音裡散發著濃濃的激動與興奮。當下其實是有點詫異的,畢竟以酷哥的性子,實在是很少看到他這麼激動。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望向前方,下一秒,我就知道他為何如此激動了。

只見台前出現了一群帶著小帽、身穿紅衣服的女生,在舞台上跳舞。嗯,根據我那不專業的地理知識,當下立刻就判斷出來那頂帽子就是所謂的朵巴。台上那群女生應該就是傳說中只有在地理課本才會看到的維吾爾族。

你以為我們驚訝的是這個嗎?不,才怪。

「哇!最前面那個女生,長的好漂亮喔!」

來自台東的小弟,毫不掩飾他的想法。

『真的,如果用PR值來看,我願意給PR99。』

酷哥酷酷的說。

嘛,老實講,當下真的有被驚艷到。或許是因為民族的關係,她們的五官非常的深邃,有點類似超級名模的韻味。那場表演,咱們三個來自男校的青年,不發一語,不約而同地達成共識。

那就是,靜靜的看這場表演,想把這個畫面好好的牢記在心。

然而,曲終,人散,再久的表演都有結束的一天。

音樂停止的那一霎那,我們知道,結束了,這場表演真的結束了。但,就在我們心情準備盪到谷底的時侯,我們發現一件驚人的事情。

那就是,那一群女生正筆直地朝我們走來!

原來,她們的座位,恰好就在我們三個的正後方!青春的心(魯蛇的心),再次燃燒!

隨手打了個暗號給酷哥和小弟。我們盡可能的張大耳朵,把她們交談的一字一句記錄在心,或許,能給我們一絲契機也說不定。

說曹操曹操到,還真的被我們找到契機了。在她們交談之中,有一句非常動聽的話被我們捕捉到了。

『欸,妳們看,是台灣帥哥欸!』

聽到這句話的那一瞬間,就彷若是反射動作似的。我們三個同一時間,立馬轉過頭去、望向她們,動作一致的詭異,我發是我們根本沒有打pass。然而,不看還好,一看才發現。

後面那個說話的女生,手指指向前方,但,指的不是我們,而是舞台上一個認識的學長……

尷尬了,當下我們只好露出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容。然而,再用我們最快的速度轉到前面,摸著鼻子、暗自苦笑。就這樣的,用一個尷尬到極點的小故事,為我們這趟的旅程畫下句點QQ

印象很深刻,有那麼好一陣子,我聽到『帥哥』這兩字頭就會特別的低QQ

現在想想,以前也是挺自信的,聽到帥哥都以為再叫自己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