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想打針

這陣子一直在基層醫療場域見習(診所/衛生所),分享一個今天看到的事件。

相信大家應該也知道,『衛生所』有一個很大的業務是

幫小孩打預防針

施打的小孩年齡小至幼童、大至國小,而基本上,小孩的年齡和施打預防針時的反應頗為相關。好比說,同樣打一針。

  • 如果是年紀小一點的幼童,可能會直接哭出來。
  • 如果是國小左右的孩子,可能就表情稍微變一下。

這樣的反應其實也算合理,因為隨著年紀增加,情緒控管能力和痛覺忍受度是會提升的。然而理論畢竟是理論,還是會看到一些典型外的例子,就好比我待會要說的故事。

約莫是早上十點左右吧,診間進入了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婦人。小男孩應該是國小生(似乎有聽到護理師說年齡10歲),婦人是他的阿嬤。阿嬤搭配孫子這樣的組合其實並不少見,因為在白天上班時間,孩子的父母通常要上班。

比較特別的是這兩個人的狀態,阿嬤離孫子的距離約五六步,這是一個偏遠的距離,大多數情況下,家長都是拉著小孩的手、或是間隔一小步,很少看到距離這麼遠的。再來,小孩子的狀況很明顯地不對勁,從踏進診間開始,雙手就抓緊對側的肩膀、在胸前呈現一個交叉的形狀,同時把袖子死命地往下扯,就好似在防範著什麼,而另一方面身體正在微微地顫抖。

看到這樣的情形,不難判斷出這個小孩子相當懼怕打針。

踏入診間後,阿嬤朝護理師走去、確認注射的預防針,然而,小孩並未跟著阿嬤的方向,而是退居一『隅』。

是的,是真正的退居一『隅』,走到診間最偏僻的角落,並且蹲踞下來,把自己蜷縮。

看到這樣的情形,護理師呼喚了幾聲但卻未見效,只見阿嬤用一個相對粗的聲音說

『趕快過來打針啦,打完就走了。』

從這幾個字詞當中,可以捕捉到阿嬤的不耐煩跟些微的不愉快。然而,面對這樣的情緒,小孩子並沒有就此改變,反而把身子縮得更緊,嘴裡更不停說著『我不要打針』。情況僵持了好一會兒,孩子就是拒絕打針,這其實有點反常,畢竟孩子應該也聽得出來阿嬤的不愉快,可能也知道讓阿嬤不愉快的後果,但很奇怪的是他就是不妥協。

然而,預防針不是說不打就可以不打的。國家的公費針每一管都要有所紀錄,一旦抽了藥品,就是要打完。

迫不得已的情況下,阿嬤走到了角落,試圖用力量拉他起來。而就在這個時候,小孩用一個幾乎哀求的語氣說了句話,也就是這個當下,我大概能理解他為什麼會這麼畏懼打針。

『我、我不要打針,明、明明你今天就說沒有要打針的。』

看到這裡,你發現問題了嗎?

一開始,阿嬤跟孫子說『今天沒有要打針,但是,現在卻要他打針。』

說好聽點,這叫愛的勸惑。說難聽點,這就是欺騙,欺騙孩子的信任。

拉了好一會兒,孩子還是拉不起來,無奈之下,護理師只好請我們這群見習一學生幫忙。當然啦,我們說實在的也不想動用蠻力, 因為我們也沒那個經驗,所以,我們試圖著跟他溝通。

『你知道不打針之後會怎樣嗎….所以你要乖乖打針喔….』

就這樣的,我們盡可能地跟他構通,講了好一段時間後,最後孩子選擇去打針。雖說結果是符合我們預期的,但我們其實知道

『其實剛剛講的那些他一點都沒聽進去,孩子泛淚的眼眶透露的全是空洞。』

他真正會妥協的原因,不外乎知道面對三個身高175以上、穿著白色袍子的陌生人,他的負隅抵抗是一點用也沒有的。而就在打針的同時,阿嬤的嘴裡似乎還嘟囔著

「你啊,還真的有夠給我浪費時間的。」

隨著打針的同時,我們稍微跟阿嬤聊了一下

『阿嬤,你怎麼不老實地跟他說要打針呢?這樣子一開始呼嚨他,好像……不太好吧?』

「不這樣做,他根本連上摩托車都不可能」

「每次打個針實在都有夠麻煩……。」

阿嬤答的毫不遲疑,就好似非常堅信自己這一套做法。隨後,孩子打完了針,用那泛紅的眼光望著阿嬤,嘴裡喊著痛痛。但這個時候,阿嬤的反應並不是摸摸頭、給他安慰,而是一句

「不要臉(台語),你不丟臉、我都丟臉死了!」

聽到這樣的話,孩子又是兩行淚珠從雙眼留下,或許孩子心中正是這麼想著的

『明明我都照你的要求做了,為什麼,你還要再指責我……』

離開診間時,孩子用那哭紅的雙眼再次看向我們。在他的眼中,我似乎看到了

『滿滿的不信任感。』

「下一號請進喔。」護理師如是地說道。

這次進來的也是一大一小,孩子也是十分的畏懼打針。但不一樣的是,這次的家長打針時並不是冷眼相對,而是抱著他、摸摸他的手,給予孩子溫暖。

或許,這才是愛的真正體現吧!

故事到這裡結束了,稍微講一下個人想法。

無意批判每個家庭的做法,但或許盡可能地不要欺騙孩子。孩童時期的影響是最為深刻的,今天若用一種近乎不擇手段的方式對待他,他日後也會使用這樣的方式對待他人。更重要的是,信任感一旦破碎,就很難建立起來。

尤其,最親近的人。